回到頂部

服務熱線
0999-526 6017

新疆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XINJIANG YILITE INDUSTRIAL CO., LTD.

伊犁釀玉液 醇烈頌軍魂 ——伊力特人講述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故事
作者:朱萍 朱綠琴 發布時間:2020-01-06 18:18來源: 原創
       “一杯伊力特,雙淚落君前”,21年前,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部長王蒙在解放軍報社與新疆伊犁釀酒總廠聯合舉辦的1997年十大國際軍事新聞評選揭曉大會上,揮筆留言。
       那是對1956年四師七十二團第一代軍墾戰士將荒原開辟成大片良田,又用自己生產的糧食在草棚土屋中釀制出第一鍋酒的無限感懷;更是對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伊力特人大膽改革,不斷創新,使企業逐步發展壯大,將小小的釀酒作坊發展成為國家飲料制造業大型企業、中國明星企業的生動注解。
       2018年,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伊犁州作家協會、四師可克達拉市作家協會、伊犁晚報社聯合新疆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面向全國征集與酒文化、伊力特文化相關的故事、紀實、詩歌、散文、小說等作品,想要以獨特的方式紀念這個不同尋常的年份,詮釋那句滿含深意的留言。
       聽伊力特人講“這些年,我與伊力特的故事”,幾乎每時每刻,都會有那種“一杯伊力特,雙淚落君前”的沖動,當一個人的命運、一個家族的命運與一個企業的發展緊密相聯時,該演繹出怎樣動人的情節?!
 
傳承:父子兩代的神圣使命
 
        翻開伊力特2002年出版的《新疆伊犁釀酒總廠志》,序言中有這樣一段話:“從1964年開始,我就在酒廠同廣大職工一起工作生活,參加了建廠初期各種勞動,釀過酒,蓋過房,當過酒庫保管。1980年,走上領導崗位,參加了轟轟烈烈的技改和擴建工作。進入90年代,又和同仁領導企業改制,擴大生產規模,推廣新技術和開拓市場等。酒廠的每一步發展,取得的每一項成績 ,都歷歷在目,可謂是酒廠30多年發展的見證人,我對酒廠懷有深厚的感情。十年磨一劍,技術人員和廣大干部職工團結奮進,釀制出久負盛名的伊力特曲酒。我熱愛伊犁釀酒總廠,熱愛新疆第一酒——伊力特曲。”
       作此序言的是企業初創時期的領導人之一李方孝,1964年他從沈陽軍區轉業至七十二團,被分配到酒廠,燒了幾個月白酒后開始當保管,1980年4月被選為副廠長,成為企業民選第一任領導,并連任三屆。
       在任期間,李方孝與新班子其他成員一方面抓制訂和完善廠規廠紀工作,一方面抓聯產計酬、聯工計酬、定包計酬的經濟責任制,在分配上打破“大鍋飯”,普遍推廣“兩包五定制”(包任務、包成本,定人員、定消耗、定計價、定質量、定獎罰),為企業一直以來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
       老人于2000年退休,2015年12月作為兵團唯一代表,參加了全國退伍軍人企業家會議,受到中央領導接見,捧回的獎杯上寫著“中國轉業退休軍人企業家”。
       如今,這位“扛過槍,剿過匪,鴨綠江邊站過崗”的老革命已至耄耋之年。但對于自己的生平,老爺子只幾句話帶過,再不肯多言。
       巧合的是,記者在志書中看到,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現任副總經理李超與父親李方孝同列釀酒二廠領導人名表。
       回憶起父輩那一代的創業史,李超說,伊力特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老一輩軍墾戰士功不可沒。他生在酒廠長在酒廠,對于當時的艱苦條件耳聞目睹,那時干什么都是人工操作,就連燒酒用的煤炭都是用手推車拉,數九寒天也得到井邊打釀酒用的水。即便這樣艱苦,大家也沒有退縮,反而很富有奉獻精神。他記得那時家里養了3頭豬,一家人打草喂豬很是辛苦,原想著等養肥了就可以美美地享用一番,不曾想,當保管的父親看到廠里工人太辛苦,伙食又不好,便把這3頭豬全部捐給食堂用于改善員工伙食。李超認為,或許就是因為父輩們都有這種為企業無私奉獻的精神,才使得企業能夠一直健康成長。不過,伊力特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還與父輩以及此后歷屆領導永不停止開拓創新的腳步息息相關。
       1988年5月,四師對酒廠和七十二團實行“兩權分離”(即所有權歸七十二團,經營權歸酒廠),酒廠晉升為師屬團級建制企業,任命李祖功為廠長。1991年任命張永樂為廠長,1994年任命徐勇輝為廠長。三屆領導班子一方面對酒廠經營機制進行大刀闊斧的變革,大力推進企業文化的發展,樹立企業形象,努力開發新產品,創立“伊力”品牌,制定市場營銷策略,積極開拓國內國外市??;另一方面抓科技釀酒和培養后備人才工作,1979年到1985年,先后選派19名職工去天津、武漢及新疆各大、中專院校定向培養,為酒廠后來的快速發展儲備技術力量。
       他記得很清楚,改革開放后企業第一任民選廠長李祖功與第一任總工程師曹秀琴,二人是夫妻,都畢業于天津輕工學院釀造專業。父親也專門到四川大學學習勾調技術,提升酒的品質,穩定酒的口感,提升質量水平,到現在這些還都是企業的核心技術。在市場開拓方面,在生產管理方面,父輩們也都大刀闊斧,盡顯魄力。這其中,給他留下最深印象的一件事是,1983年8月,南疆澤普石油基地一職工來信,反映所購“伊力大曲”酒有1瓶存在質量問題,酒廠派副廠長仲世昌專車前往,確認后當即賠償“伊力大曲”1箱(24瓶),另送7箱道歉,往返5000公里,歷時8天。
       也就在這一年,酒廠擬擴建二廠,第一批招工,高考落榜的李超與另外百十名高中畢業生走進酒廠,成為企業第二代新生力量。如今,這些人都是企業的中層、高層領導以及高層、中層技術骨干。
       釀酒二廠建廠起點高,是企業實現機械化的轉折點,作為伊力特第二代,李超趕上了這個好時代。1984年,他通過成人高考脫產學習了兩年白酒釀造技術,回來后成為廠里的技術員、車間主任、副廠長、生產科長,中間雖然因工作需要調離一段時間,但2017年他又回到自己職業生涯起始的地方。
       在李超看來,伊力特是父輩一手創業發展起來的,因此企業的每一步發展都牽動著父親的心;他們這些軍墾第二代都是聞著酒香長大的,也懷揣著父輩未實現的夢想不斷前行。每次他去看望父親,父親都會問企業發展情況,并提出要求:產品質量不能滑坡,一定要?;ず悶放?,市場一定要走出去。當初,父輩讓伊力特產品從肖爾布拉克走向伊寧市,走向全疆。身為子女接過接力棒,一定要讓產品走向全國。
       為著這個夢想,李超曾與父輩們并肩作戰,深刻體味到父輩對于企業發展獨有的戰略眼光:不斷挖掘深層次的東西——企業文化。李超專門介紹了與父親同為企業領導的侯朝震對伊力特文化的重視和發掘:企業組織“名人名酒沙龍”,在《解放軍報》和《新疆軍墾》報上開辟“伊力特”頭題專欄,投資數千萬元在中央和地方電臺、電視臺上作廣告,發展品牌戰略。出版畫報、文集、歌集上萬冊,并拍攝十多部電視新聞片。1991年7月29日,酒廠加入“中國酒文化研究會”。1993年,伊力特在全國范圍內征集廠歌、廠徽。選定《萬世流芳伊力特》為廠歌,以“YLT”三字母組成騰飛的雄鷹飛向世界為廠徽……
        對于企業在文化上的建設,侯朝震專門撰文《山高流水自有聲——伊力特文化現象透視》,文中這樣寫道:“感性于物,消費‘伊力特’不僅是物質的滿足,更是一種文化的回味,精神上的需求……伊力特人所營造的文化氛圍是以‘物者文化’為基點,四方輻射,當然其生命如日中天,日見輝煌。”
       作為對這段文字有力的論證,1999年金秋,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長徐勇輝,為伊力特股票開票上市敲響第一鑼。作為與伊力特同齡的伊力特人,徐勇輝充滿感情地說:“伊力特是軍墾創業的產物,它始終伴隨著兵團屯墾戍邊大業前進的腳步。解放初期,中國人民解放軍一野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三團(前身為王震將軍領導的三五九旅七一七團)進駐鞏乃斯河畔,英勇的軍墾戰士開荒墾地,植樹種糧,在祖國邊疆鑄就衛國戍邊的鋼鐵長城。自古英雄與酒同在,英雄的軍墾戰士釀造出自己的英雄酒。盡顯英雄本色的伊力特騰空出世,豪情滿懷。這是伊力特的文化根源,它凝聚著軍墾戰士的獨特神韻:剛強、堅韌、英武不屈,一種濃濃的愛國熱情。幾代伊力特人繼承和發揚這種精神,使伊力特成為一種文化、一種象征,創造了伊力特的輝煌。”
       而公司現任董事長陳智面對記者采訪時,也總是說:“要真正了解伊力特,必須先了解伊力特的紅色歷史和英雄文化;你們應該先到我們的紅軍團博物館去參觀感受一下先輩們艱苦創業的精神! ”
       誠如企業幾代領導人的認知,正是一代代伊力特人以赤誠的情懷,創造了企業一個又一個輝煌。
 
執著:一家三代的無悔選擇
 
       2018年6月,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為退休員工舉辦告別會,在企業工作了35年的劉順萍說:“我生在伊力特,長在伊力特,我的父輩和我們都對這個企業滿懷熱愛,所以我把家里文化程度最高的女兒也送進伊力特,因為我看好伊力特未來的發展。”
       記者采訪時,剛剛退休的劉順萍正在烏魯木齊為女兒帶孩子,她從西安科技大學研究生畢業的大女兒王嬋如今在伊力特新成立的品牌營銷公司工作。父親劉才武、母親劉碧芳也都是伊力特退休員工。一家三代,包括她的姐姐、姐夫和妹妹全是伊力特人。
       這三代伊力特人,經歷了企業從初創到發展再到開拓三種完全不同的人生。
       1967年,4歲的劉順萍隨父母到伊力特。那時廠里條件特別艱苦,全家人就住在一座廢棄的炮庫里,連門都沒有,每天就從一個大洞里鉆進鉆出。等劉順萍稍大點到工房里去給父母送飯,常見到父輩們工作時的情形,最冷時氣溫達到零下三四十攝氏度,水桶晃灑出來的水打濕了父親身上的圍裙,沒多久圍裙上便結了冰,硬綁綁的。母親在曲房負責制曲,全是原始操作,廠房里粉塵彌漫,大家都戴著大口罩,只有露在外面的兩只眼睛忽閃著。父母好勝心都很強,若是每人定額10塊曲,母親非要制15塊,父親釀酒任務若是定的50公斤,他偏要釀出55公斤。因為工作認真負責,父親后來調到酒庫當保管,接的就是李方孝的班。劉順萍回憶說:“父親工作從不馬虎拖延,天天晚上清賬,我們常常在睡夢中還能聽到父親‘噼里啪拉’打算盤的聲音。”當了幾年保管后,父親調到供銷科負責采購原糧,那時交通工具簡陋,他每次騎著紅旗加重自行車到尼勒克、伊寧縣多浪農場等地采購糧食,遇到騎不上去的大阪,就吭哧吭哧慢慢把自行車推上去,再艱難也要完成采購任務,決不耽誤生產。
       耳濡目染父輩的艱辛,并沒有嚇退后輩們追隨的腳步,劉順萍以及姐姐劉順芝、妹妹劉順蓮,步入社會后的單位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伊力特。后來,劉順芝在伊力特紙箱廠工作至退休,妹妹劉順蓮從伊力特集團公司退休。劉順萍本人于1983年5月酒二廠招工時進入企業,在基層干了一年,后調到機關行辦、黨辦,直至退休。因為祖輩父輩都在伊力特,對伊力特充滿感情,2017年,王嬋聽從媽媽的建議,也回到伊力特,成為伊力特品牌運營公司的一員。
       采訪中,劉順萍多次感慨:伊力特那么大的企業能走到今天,有它根上的東西,那就是員工都特別能吃苦,對工作很較真,時時關注企業的成長,并努力與企業一起成長。
       父輩們特別敬業,把企業的事當作自己的事,而且凝心聚力,在他們的認知里,企業好了大家都好。受父輩影響,劉順萍這一代人在工作上更多體現的是自覺行為,作為公司機關的一員,她親自參與和見證了伊力特這么多年來成長的每一步,每一次企業有大的發展或實施重大改革,她都精心準備,盡可能多搜集一些資料以及企業發展背后的故事,讓后來的年輕人了解伊力特、愛上伊力特、發展伊力特。
       “如今,我們家的第三代,在伊力特工作也挺開心的。企業新任領導班子認識到伊力特靠白酒起家,發展靠白酒,輝煌更是靠白酒。所以白酒永遠都是主戰場,必須繼續圍繞白酒主業做大做強。公司2017年聯合合作多年的經銷商共同出資成立了新疆伊力特品牌運營公司,對伊力特的主線產品進行整合,并以平臺化的方式,向新疆以外的市場輸出更加直接和全面的產品招商布局服務。”劉順萍說。“我的女兒現在就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我從自己孩子身上看到,現在的年經人很有想法,也愿意做事,加上有這個平臺,能做更大的事,他們都很有干勁。”
        在伊力特,把一代又一代的成長與企業發展緊緊維系在一起并且為了企業更好發展不遺余力的家庭還有很多,有的甚至是整個家族都與企業共命運。黨群工作部的劉小芳給記者扳著手指頭數了一下,她自己、父母再加上姑姑、舅舅之類的親戚,竟然有9個在伊力特工作。她原先在伊犁廣播電視報社工作,已年近半百的父母希望有人能接他們的班,于是三番五次讓她回來。從辦公室白領乍然到車間藍領,劉小芳過不了這個坎,覺得自己虧得慌,重體力勞動的疲累和心理的折磨,讓她一度想放棄。幸好她的家庭充滿了正能量,每次聚會時,大家談得最多的都是伊力特,長輩們都會諄諄教導她:你得好好干,干不好丟人。從父母眼中,她看到了那種“如果有孩子在伊力特,就會特別驕傲和自豪”的神情,在這種神情中,她感受到的是家人對伊力特的一種情懷。憑借努力,現如今,她已成為伊力特黨群工作部的一名宣傳人員,也在伊力特尋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組建了家庭。在伊力特一年多的時間里,她了解了很多關于伊力特和伊力特人的故事,融入并愛上了這個企業。2017年,她與公司另外兩名員工參加兵團演講比賽,三人講的都是伊力特的故事,獲得了團體第一名。
在伊力特,像劉順萍、劉小芳這樣的家庭大約在一半左右,正是他們,將個人的成長、家族的命運與企業的未來有機融合在一起,共同推動企業前行的腳步。
 
寄望:人生起步廣闊的舞臺
 
       他叫羅建忠,在伊力特家喻戶曉,是伊力特人心中的楷模。剛進企業時羅建忠只是個臨時工,連正式編制都沒有,但憑借自身努力和付出,借助伊力特給予的平臺創造了人生的輝煌: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1988年,僅有初中文憑的羅建忠到伊力特當臨時工,先在裝卸班工作,1990年1月1日開始燒酒。不久,因為對工作認真負責,身為臨時工的他開始當班長,一直到1993年3月。因為工作表現好,出酒率、名酒率高,被公司特批,成為釀酒二廠的一名正式員工。1996年9月4日,企業成立中試車間,在全廠選了十幾個人參加釀酒工藝試驗, 2000年試驗成功,在全公司推廣。從中試車間回到釀酒二廠后,羅建忠繼續燒酒,一直干到2012年5月20日,成為釀酒二廠的技術員,管理釀酒工藝技術,2013年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2016年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簡短的人生履歷,反映的卻是伊力特一名年至半百的釀酒工人的奮斗和成長史。羅建忠說:“燒酒時,責任和擔當是最主要的,因為喜歡這項工作,這么多年來,每次上班,我從來都是第一個走進車間。”燒酒時離不開人,二十多年來,為了照顧其他員工能定時定點吃上飯,羅建忠午飯也總是讓工友在食堂給他帶點饃饃一吃了事。為了給窖池保暖,廠里給每個窖發一條長15米、寬1米的麻袋,可要達到羅建忠要求的出酒率和名酒率,這樣簡單的裝備顯然不夠,他就利用休息時間自己縫,直到每個窖池能鋪上六七層才罷休。在中試車間做試驗時,他從來沒有休息日,每天都去觀察發酵狀態??梢運?,羅建忠完全把釀酒當作自己一生最執著的事業在完成。
       與羅建忠聊天,對于釀酒的專業術語他了如指掌,時不時還給記者普及一下關于酒的知識,諸如高粱酒香、大米酒凈、玉米酒甜、大麥酒沖等之類的。但給記者留下最深印象的還是他對自己在伊力特成長的每一步關鍵日子都能脫口而出,可見銘記于心。采訪結束時,羅建忠感慨地說:“這是生我養我的地方,給了我人生成長最大的舞臺,希望伊力特的發展越來越好。”不過,他隨后又悄悄補充了一句:“在別人面前我不好意思說,但我真的是有這個想法,我會把我的一生獻給伊力特!”那語調,滿是感慨,飽含真情,更有無限的向往。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在像羅建忠這樣的中年技術骨干頂起伊力特一片天的同時,新生力量也在源源不斷地輸入,為這個日益強大的肌體注入新的生機和活力、創造新的希望和未來。
      為了適應企業的發展,伊力特新一任領導集體開始對企業方方面面進行全面提升,不僅是硬件和軟件,更主要是人才技能的提升,志在培養一批國家級和地方級評酒員以及一批高級、中級技術骨干。為此,不斷引入行業間的技術力量,僅2016、2017年就引進100多名大學生,還與伊犁職業技術學校簽約,為企業培養一批有理想、有目標、有技術的人才,第一批中技生已順利進入企業工作。
       廖強便是這些新生力量中的一員。今年26歲的他也是七十二團人,學的是樓宇智能化,曾在庫爾勒上班,后來回到家鄉,因為專業原因,實習時被分配到生產設備部,后被安排到培菌室工作,積極上進的他于2017年9月參加了東北農業大學網上教育學習。
       記者在這里講他的故事,不僅因為他年輕,不僅因為他上進,還因為他把自己對未來的人生規劃與企業發展的需要緊緊聯系在一起,并且愿意為此放棄安逸的工作環境。在培菌室工作一段時間后,廖強主動申請到一線去釀酒。剛做出這一決定時,父親是持反對態度的,怕他吃不了那個苦。但廖強堅定地對父親說:“我既然安下心在伊力特工作,就得從基礎學起,打好基本功。而對于一家白酒企業來說,釀酒是這一基本功的根源,不懂釀造知識,沒有經歷過釀酒,談一切關于釀造有關的話題都是零。”
       2018年元旦過后,廖強帶著父親的擔憂以及一臉的堅決,加入酒二廠中試工房釀酒15班的隊伍。
       正如父親所想象的,沒干過重活的廖強剛開始在釀酒車間干一天活回家,吃飯時手都發抖,拿不住筷子。但他堅持了下來,并且勤學好問,就連吃飯時間也不浪費,逮著機會就向老員工請教,問班里的產量情況,了解每個廠的生產工藝。如今半年多過去了,對于目前的工作,廖強坦言:“收獲真的很大,體驗到一線員工確實辛苦,而且學到很多知識,以前只知道喝酒,現在才知道原來釀個酒有這么多講究。”
       與廖強一樣,從重慶建筑工程職業學院畢業的周典,經層層選拔脫穎而出成為評酒員,卻同樣不顧父親的反對,主動走進釀酒18班,學習揭泥巴、挖窖、翻拌糟醅、下窖等釀酒工藝流程。
從培菌工到釀酒工的廖強,從評酒員到釀酒工的周典,他們在打造全新自我的同時,何嘗不是在為伊力特未來的發展積蓄力量。
       從1956年十幾個窖池、一口甑鍋、一切操作全靠人工操作到釀酒設備實現半自動化,擁有員工2000多人,總資產31億元;從僅供團場內部職工飲用到被譽為“新疆第一酒”,注冊商標“伊力”牌,獲譽“中國馳名商標”,擁有伊力王酒、伊力老窖、伊力老陳酒、伊力特曲、伊力大曲等六大系列上百個品種;從燒酒坊到以“伊力”牌白酒生產銷售為主業,經營范圍涉及印刷包裝、白酒科研、熱電聯產、玻璃制品、鐵路物流、賓館旅游服務等多個領域,下轄四個釀酒廠、熱力廠,擁有印務、玻璃制品、伊力特酒宇商貿有限公司、伊力特品牌運營公司等子公司,屬兵團一類二級企業……
       “一定要在1956年元旦,讓戰士們痛痛快快喝上自己燒出的酒。”半個世紀前,當七十二團的大個子團長溫福堂說出這句話時,一定沒有想到他讓燒的這個酒有一天會創造這樣一個奇跡。
       歷史邁入新時代,以陳智為董事長的伊力特第四代領導人確定新的目標任務:持續提升品牌影響力和市場地位,力爭用3至5年時間,實現伊力特品牌由白酒行業的三線區域性品牌躋身行業二線品牌的戰略目標;構筑全新的有競爭力的產品品牌和產品系列,完成對疆內產品線的梳理和疆外產品線規劃,鍛造全國市場核心大單品……
       身為第四代領導人中的一員,李超感慨地說:“新戰略高瞻遠矚,新目標催人奮進,正因為有父輩、我們以及更多年輕伊力特人對產量、質量和文化的執著追求,對精神、理念和戰略的傳承和拓展,我相信,我們伊力特未來能走向更遠、邁向更高!”

回到頂部